语言 发行

阅读本期

关于突尼斯传统儿童游戏的人类学和民族学研究
该研究根据许多变量(地点,时间,方面,年龄,性别,参与者数量,工具...

关于传统社会中通行惯例权力的研究
位于阿尔及利亚中部农村的杰勒法地区有一种“调节委员会”,其最...

关于三弦琴的研究
许多材料认为,三弦琴是从阿拉伯半岛传向了世界的许多地方,并成为表达...
38
Issue 38
你可以从这个链接下载的问题(PDF)
西拉勒传记及民间对其的接受 民间对其接受的形式的研究
发行 38

开罗大学阿拉伯语语言文学系

 民间文学副教授   哈立德·阿布莱以勒博士

 

民间文学的特点是,再将其内容传述的过程中,与受众直接互动,其原因是由于它的灵活性,文本并非十分完整,在每次表演时,均可增加或删减,每个讲故事的人和受众都可参与对其的再创作。按照哈加吉的话说,“所有的口头文学,特别是西拉勒传记,在传讲时,都会在讲述者和受众之间的辩证过程里,进行即时编辑。如果没有互动的过程,那么文本就会废弃了,我们手里的所有文本,不管其形式如何,都是讲述时的即兴改编而成的。”据劳里·霍恩科所说,讲故事人的作用并不局限于对保存的文本逐字逐句讲述...,实际上,故事在每次讲述时,都获得了又一次新生,以和各种场合相适应。同时,听众又给了自己干预讲述过程的权力。在西拉勒传记文本建设的过程中,听众起了积极的作用。讲故事的人,特别是职业的讲故事人在这方面起了重要的作用,可以引发评论和解释,他向诗人提出问题,要求他回答。诗人尽可能地实现这些愿望和要求。这些要求,有时很尖锐和激烈。正如穆罕默德·也门尼所说,诗人象珠宝商人一样,能够鉴别听众要求的质量,知道谁是来参与的,谁是来搅局的。这就是讲述西拉勒传纪时出现不同情况的原。因为受众是编撰和接受民间文本和传播文本的主要因素,同样,他们也是民间文学艺术诞生、繁荣或衰落、消亡的主要因素。因此,应该指出的是,在过去的四十年里,一些民间的文学体裁都在萎缩。特别是民间传记的衰落,致使原来超过十部的民间传记现在只剩下了一部,即西拉勒传记。所有的民间传记,如安塔拉或塔希尔·巴贝尔斯或雄心壮志公主、哈姆宰·白哈拉万等,都已经被文字撰写的传记替代, 失去了自己的社会功能, 也不再有口头传诵。

西拉勒传纪是目前唯一的一部仍然口头传诵的阿拉伯民间传记。而其它的民间传记,绝大部分都已经在十九世纪之前或期间死亡了,存留下来的,正如爱的瓦尔德林所说,在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初只剩下了四部,即《塔希尔·巴贝尔斯》《安塔拉·本·舍达德》《雄心壮志公主》和《西拉勒人》。之后,前三部也已死亡,只剩下了《西拉勒人》,仍有业余的或专业的口头传述,我在埃及的几个省份里对其进行了实地考察和研究。这部传纪不同于其他传记,只局限在过去的价值观和思想里,而是唯一的一部与当前百姓问题有关的阿拉伯传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