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发行

阅读本期

巴林的漂洗业-历史分析研究
在巴林,有一些行业已经有几十年无人去做了,其中就有漂洗业。在巴林和...

突尼斯的“新民歌”和独立后的社会现代化
关于突尼斯的“新民歌”的一般结论是: 二十世纪中期,在突尼斯,...

英雄主义在民间文学的体现
 有人认为民间传记最接近口头艺术,因为它是一种对历史及其事件和主...
36
Issue 36
你可以从这个链接下载的问题(PDF)
东西方视觉艺术中的“一千零一夜”
发行 36

穆罕默德· 马哈茂德·法耶德

  《一千零一》的故事有其独特的艺术根源,表达形式和造型艺术,艺术家们在处理和塑造现实和想象的关系时,用他们不同的语言和形象表达各种感觉时,就能看到这一点,即《一千零一夜》特有的语言艺术表达和形象语言的表达。关于其造型艺术价值和其创造者丰富的想象,穆斯塔法·拉扎孜博士说:

“也许我们可以想象一下,《一千零一夜》的创造者们,对于绘画、雕塑、摄影,美术,持有不同的立场,因为那时候,这些艺术处于被包围的状况,不为眼睛所见,害怕背负多神教的怀疑,正在遭受某种禁止。随之而来的是镇压和压制,直到出现了上述那些艺术和用散文的形式叙述其故事,浓缩了所有的艺术、造型,雕塑,普通的和彩色的壁画,如:“约旦河谷里的阿米拉的木法吉尔的宫殿,其中所有可以见到的都是法老的、萨珊和罗马的神龛,和公元前3年恺撒葬于其中的皇宫卫队陶瓷军,这是根据凯撒的命令,埋在地下的七千名佩戴着青铜武器的骑兵,这些陶瓷制成的士兵、战马和战车与实物大小相同。这给了《一千零一夜》的创作者以启示和必要的方法,描绘活动的板块,如守城的兵符,每当敌人靠近城墙时,就会大声喊叫,以及其他各种充满有趣的形象和艺术,唯心的和唯物的互相交织,他们使用了雕刻艺术,如陶瓷军,铜城,对体积和数量的夸张,如在辛巴达的首航(漂浮岛)中的鲸鱼,其有鸟吞噬了大象的鵰,金盘子上长着人脸的水晶蛇。“那些视觉效果在他们想象中的反映,并非只是一种假设,而是有地理学家叶阿古布、旅行家伊本·白图泰和伊德利斯等历史学家和商人在著作里对于各国见闻的描述作为佐证(伊斯兰艺术家和一千零一夜的想象,夫苏里杂志,2期,1994年4月)。于是,基于艺术是一个统一体的逻辑,他们获得了造型意识,使他们的文学作品更深广,更丰富,虽然他们只是用字把口头和撰写联系起来,使其只是一个报告工具,但是,却把造型至于首位,从而证明了他们想象力的丰富,创作意思的深邃和他们的作品具有大部分艺术表达的要求和方面的丰富。阿拉伯穆斯林造型艺术家掌握了邻近文明中前人的创作后,将其与民间创作相融合,形成了他们的造型艺术形式,比如,他们的戏剧刻画风格与西方的截然不同,如伊朗的艺术家借用阿拉伯民间的传记,《一千零一夜》的故事描写骑士精神和战斗场面,这一点,已被批评家在对相关内容的翻译里证实,在菲尔都斯波斯语的画作里,对战争残酷场面的描写亦是如此,还有1430年的《白赫扎德》,对战争残酷场面的描写,以及波斯手稿对捕猎野兽时的场面的描写等,这些画面精细地反映了在《一千零一夜》等作品里出现的史诗般的战斗和胜利的场面,在这些场面里,创作者们甚至没有忽略旗手、号手、击鼓者和在山后监视战争进展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