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发行

阅读本期

特莱姆森婚姻习惯和仪式的社会人类学研究
如果我们从把包括风俗习惯和礼仪的婚庆看成是一种戏剧表演或是一种家庭...

当人用音乐表达自己时-以那耶长笛为例
人发明了乐器,用其表达自已的心绪,把自己的声音传达给他人, 也许那耶...

方言与民间诗歌
民间文学的研究人员对民间文学中的这种诗歌有着不同的称谓,其中有包括...
36
Issue 36
你可以从这个链接下载的问题(PDF)
民间文化遗产使命,从巴林到世界 从一个火花到另一个火花
发行 36

1979年,卡塔尔首都多哈准备承办阿拉伯海湾国家第六次宣传部长会议,我受当时的新闻部长、我的朋友伊萨·加尼姆·凯瓦利博士之托,负责组建研究文化艺术处的研究部。当时,已故苏丹作家塔伊布·萨利赫是该处的处长,当着他的面,我向卡塔尔新闻部建议,在即将举行的会议上提出,集阿拉伯海湾国家之力,编撰和考证民间遗产,并在多哈建立专业的科学中心。几次讨论之后,在会议上提出了该建议并被采纳。

这个火花迸发之后,在建立那个中心的繁忙中,我筹划着展开大规模的宣传,告知整个地区、阿拉伯世界和全世界,为了保护本地区的民间文化遗产,一个不寻常的科学文化事件即将发生。成功的、广泛的宣传使这一消息传到了史密森研究所。该研究所是全球最大的专注于各种形式的物质的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机构,由美国管理和资助,大部分的设施位于华盛顿,其它的各种中心分布在美国其他城市。于是,该研究所向正在筹建的海湾文化遗产中心提出派遣21名专家,参与现场采集工作,并承担全部费用。当时,由我一人来决定接受或拒绝这一要求,于是,我决定由我们本地区的人负责采集和撰写。近四十年过去了,我现在不知道这中心已破坏成什么样子了,也不知当初的决策正确与否。

就在那时,爆发出另一个火花,我收到了已故的阿齐兹·亚历山大·菲吉勒的一封信,祝贺海湾中心的成立,并邀请我去奥地利莫德林参加一个关注民间遗产的全球性组织的建立,即世界各国都参加的国际民间艺术组织(IOV)。这是我与该组织创建者和他的一些欧洲国家的同事的第一次接触,我也成为了该组织的一名会员至今。该组织在巴林建立了分支机构,从事采集和保存民间文化资料,其活动情况高低起伏,目前在新的领导之下, 焕发着新的活力。

我独自一人,或在巴林分会同事的陪伴下,代表巴林参加了该组织的若干次全会和在各地召开的分会。八十年代初,我担任了财务资源开发部主席,后与已故的希腊牛克里斯·塞勒斯教授一起负责科学活动委员会。2007年,在希腊的夫里斯,我当选了中东和北非付秘书长,总部在巴林,同时伴随着《民间文化》杂志的出版,该杂志和该组织达成协议,将该杂志的纸质版发行到161个国家,于是,另一个火花使这本阿拉伯杂志发行到了全世界,并附有发文和英文的简介。2012年在布拉格,我当选为该组织副会长。

在和中国和菲律宾的竞争中,巴林王国胜出,担任该组织2017年至  2020年的主席,说明了巴林在其漫长的历史中所享有的国际地位和文化声誉,同时,也证实了以巴林的名义在这重要的国际场所进行的个人努力的成功,这种努力,每次都在突出巴林是一个自由开放的国家,包容各种思想和艺术流派,是不同种族的大熔炉,是各种文明和文化的交汇处。

近四十年的工作之后,该组织作为一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的非政府机构,需要重新审视那些需要更新、改变的思想和方法,在管理中注入新鲜血液,在国际舞台增加新的动力,在这样的时刻,欧盟国家推荐和支持中东北非地区的一个经验丰富的阿拉伯担任该组织的主席,关心非物质文化遗产,及在同样重要的多种相关物质文化的探讨中形成的思想、观点的精华。

领导包括来自136个国家、具有不同技术,科学和财务能量的个人和技术团队、学者与研究人员的国际组织,肯定是一种挑战,但是巴林一定能够以出色的成功迎接这个挑战。真主佑 助我们成功。

 

主编    阿里·阿卜杜拉·哈里法